书,与我

Published on 2014 - 04 - 23

  4月23日是世界读书日,借此讲一讲我和书的故事。

小时候

  小时候我比较文静,当别的小孩在外面追逐嬉戏疯闹时,我更愿意一个人呆在屋子里,有时候玩一支笔就可以玩一个下午。自然而然,大多数时候,数就成了我的第二好伴侣(第一是动画片)。

  小时候读的书,杂志居多。当时我订阅的杂志可以说是班上最多的了,《我们爱科学》、《小哥白尼》、《中华活页文选》、《儿童文学》、《少年电脑世界》等等(貌似一不小心暴露年龄了)。我最喜欢的还是《我们爱科学》和《儿童文学》,前者极大程度上满足了我的好奇心,使我接触到了许多新奇的知识;后者虽然名字中有”儿童“二字,文章的深度却远远超出了儿童的理解范畴,是我们当时最文艺,最有哲学气息的读物。

  订这些杂志,一方面是兴趣使然,另一方面是父母的支持。

  母亲总是说开卷有益,不管我看什么书,她都高兴,订杂志的时候,也是鼓励我多订多看,虽然订阅费不菲。

  父亲则总是带我去书店,帮助指导鼓励我挑选书籍。当时最开心的时候,也许就是父亲带我去逛书店的时候,面对着几书柜的”青少年版“图书,从中挑出自己喜欢的几本,高高兴兴的拉着父亲去付款的时候了。那时大多数书还是10元一本,现在都不知道涨价长成什么样了。

  小时候看的书还是科幻类居多。至今,我还忘不了那些小说对我的吸引力,还无法想象当时我是如何看完那么厚的凡尔纳全集,在一天时间内看完格列夫游记。我只记得我被作者天马行空的想象牢牢吸引,没日没夜得读,一有时间就读。

后来

  后来,随着年龄增长,对书的兴趣也慢慢发生了变化,由喜欢科技、幻想的变为喜欢文艺、社科的。实际上,我还是什么书都看。看的书不多,杂倒十分杂,很多时候还是不同类型的书一起看:一边看《三体》一边看《我们仨》,一边看《时间简史》一边看《格瓦拉传》,一边看《1984》一边看《民主的细节》……有段时间还接触过玄幻小说,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读了一点点,没想到完全停不下来,没日没夜、废寝忘食的读,读玄幻小说的感觉只有一个字:爽。终于看完了一本,发誓以后再也不碰此类书!

  说来也怪,在高中确定了我理科生的身份之后,我就对科技类的图书完全失去了兴趣,而对文艺和社科类的图书兴趣大增。奥威尔赫胥黎琳达刘瑜郑世平熊培云柴静钱钟书杨绛王小波余华马尔克斯陈忠实村上春树毛姆保罗艾略特都是我喜欢的作家,看的书也更杂了。

  上了大学,虽然我是理工男,但是我看的书却都是与理工无关的(当然课本除外)。大学里各种读书会是个好地方,在这里可以与他人交流读书的感受,如果能找到志同道合的读书人,变是最好不过了。不过,由于我口味很杂,自己又很懒,不常去,所以到现在还没找到什么知音。

买书

  从小到大,买书的方式也在不断发生变化。最开始是父亲带我去书店,我挑选,他买单;后来自己逛书店,自己买单;再后来上网买书,选择货到付款,然后邮寄到母亲单位,让母亲收,这样就是母亲买单了(惭愧惭愧,不过自己当时实在是囊中羞涩);现在到了大学,知道了图书馆、读书会这种好地方,要看什么书就去借,虽然HUST是个理工类学校,但是图书馆。宋濂说:“书非借不能读也”是很有道理的,借的书,无论有多忙,也会在Deadline之前的一个晚上全部读完,正好也验证了那句”Deadline是第一生产力”。

与kindle

  波兹曼说“媒介即隐喻”,放在读书身上,那就是读书的”媒介“,即设备,很重要。纸质书当然是最有书香气息的了,但是贵,而且对环境要求比较高(要有比较好的光源);相比之下,手机、平板等电子设备要方便的多,而且电子书相对来说便宜。但是,用手机、平板什么的读书实在是没有“感觉”,感受不到书香气息,感受不到读书时应有的“与世隔绝”之感。

  高三,在离高考还有四个月的时候,我买了kindle paperwhite。那时国行版还没有出,废了好大力气在日本亚马逊上购买并转运到国内。等了两个多星期,那段时间真是感觉生不如死魂不守舍,天天查几遍快递。

  kindle无疑是现在最好的电子阅读设备,无论是在硬件上还是在软件和生态圈层面。E-ink屏幕的显示效果十分接近纸张(虽说还是有差距,主要是kindle屏幕更“灰”一些);超级省电(一般一周一冲,我是重度使用);在任何环境下都能阅读,无论是强光下还是黑暗环境中(一代背光并不完美,建议夜晚阅读时开一盏小台灯,二代背光目测有很大改进,接近完美了);亚马逊商店里书非常多,买书十分方便,网上的盗版资源也十分丰富(惭愧惭愧,我也看过不少盗版)。

  高三的时候为了看书不被老师发现,弄了一个很厚的笔记本,中间挖空,把kindle放进去,合上封面,就完全看不出里面的玄机了。夜自习的时候把”笔记本“拿出来,翻开,从讲台上看下来,就像在复习一样。不过,后来因为看书太投入,老师走下来没有察觉到,还是被发现、收走了。高考前我几次厚着脸皮去要,大谈读书的益处,都没有要回来。

  上大学后,通常很忙,时间变得碎片化,很少有机会能拿出一整个午后,静静的一个人读书,不过睡前看kindle的习惯得到了很好的保留。还有,令我欣慰的是,在这样一个理工类学校里,我在教室里,路上,等车时,都能看见kindle以及专注读kindle的人。我希望这样的现象会越来越常见。

为什么要读书

孤独

  读书是一件孤独的事。我理想中的读书环境便是舒适的,完全安静的,与世隔绝的,不会有人和事来打扰的。在这种孤独的,被隔离的环境中读书,独自享受精神的愉悦,是一件非常快乐的事情

  读书的孤独之处还在于,读书是一种小众活动。看完一本书,想找一个同样看过的人交流一下是比较难的(至少在HUST这里)。前段时间张明和野夫来HUST的一家书店举办沙龙和签售活动,我去的时候看到现场那么多人,感觉就像找到了组织一样。后来才发现,除了少数几个粉丝,大多数人都是没怎么读过他们的书的。

  享受这种孤独吧。在这种孤独中,至少可以保持一颗赤诚的心,一个清醒的头脑,一份对读书的热爱。

完善自身

  作为一个理科学生,天天和公式打交道最多,以后估计也会成为一名科学工作者。对于我这样的人,自然科学素养肯定不会低,人文科学的素养就不好说了。就我所了解的,我周围的大多数同学都不太重视这一块,即使是选择选修课,也是选”学技术“的而不是人文类的。

  如果研究一下科学史上的那些牛人,会发现他们的艺术、人文修养都是极好的。奥本海默在哈佛是不仅仅学习数学、物理、化学,还学习哲学、东方宗教、法语和英国文学;薛定谔热爱古文、戏剧和历史,中学时在数学和物理上每周只花3小时,而在拉丁文上却花8小时;德布罗意对历史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并愿意在上面花更多时间;玻尔极富哲学气质,对许多物理问题的看法都带有深深的哲学色彩,这令海森堡相当震撼,并在很大程度上为之影响……我相信人文和艺术修养对科学工作者来说是十分必要的。梅贻奇提出“通识为本,专识为末”,要求学生对自然、社会与人文三方面都具有广泛的知识储备,即便是工程专业的学生,对“政治、经济、历史、地理、社会等都要知道一点”。否则他就只能做一个“高等匠人”,而不能做一个“完人”。

人总要有点爱好

  不管怎么说,读书这个爱好总比打游戏要好吧。